块茎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块茎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国亟待走出话语权缺失尴尬

发布时间:2020-07-13 13:43:56 阅读: 来源:块茎类厂家

目前,节能减排、发展绿色经济的内在要求促使碳交易市场不断扩大,发达国家利用碳排放交易解决环境问题、发展经济,积极组建碳金融体系,并希望以此抢占低碳经济制高点。专家认为,碳金融有可能成为未来重建国际货币体系和国际金融秩序的重要因素。在未来国际竞争中,我国须完善和建立多层次的碳金融市场体系,促进碳金融发展,争取碳交易市场话语权和主动权。

碳交易蕴含巨大商机

随着全球节能减排的力度不断增加,碳交易市场规模日益扩大,碳货币化程度也越来越高,并成为继石油等大宗商品之后又一新的价值符号。碳交易标的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二氧化碳排放配额,以及由此衍生出来的类似期权与期货的金融衍生品;二是相对复杂的减排项目。

国务院参事刘燕华指出,作为一种新的发展模式,低碳经济是21世纪人类最大规模的经济、社会和环境革命,将比以往的工业革命意义更为重大,影响更为深远。受此影响,从企业到国家将在新的标准下重新洗牌,基于能量和低碳企业的新的金融市场正喷薄欲出。

数据显示,2008年全球碳交易市值为1263.5亿美元,比2007年上升100.6%。据世界银行预测,2012年将达到1500亿美元,相当于当前石油市场的交易总量;2020年有望达到3.5万亿美元,超过石油市场成为世界第一大交易市场。

在欧美发达国家,碳已经和石油、天然气等商品一样交易,并成为主要商品。据欧洲气候交易所统计,在全球碳排放强制性市场中,欧洲的碳排放交易量从2005年的9400万吨增长到2009年的50.57亿吨,增长50多倍,年均增长率达270%。

刘燕华认为,未来碳交易规模有望超过石油交易规模成为世界第一大交易品种,而碳金融有可能成为未来重建国际货币体系和国际金融秩序的基础性因素。

国际金融服务集团董事局主席何世红曾指出,虽然目前全球碳交易暂时形成了欧元计价方式,但尚未构成牢固的捆绑关系,加之美元霸主地位日渐式微,谋局碳交易市场,掌握未来市场的金融话语权,无疑为其他货币的崛起提供了机会。中国应加速国内碳金融体系的建立,从而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我国碳减排量巨大但话语权缺失

碳金融快速发展,商机涌现,但谁来定价、怎么定价、这才是碳排放得以交易的基础。目前,欧美国家的部分地区抢占先机,有了相对独立的价格体系,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也试图将本国货币与碳交易挂钩,争取话语权。

作为发展中国家,我国在国际碳交易市场上属于供应方,交易的主要类型是基于2004年参与的清洁发展机制(CDM)市场减排项目的交易,并成为目前世界最大的碳排放指标提供国。

世界银行测算,发达国家在2012年要完成50亿吨温室气体减排目标,预计其中至少有30亿吨购自中国。因此,庞大的碳减排资源为我国发展碳金融市场提供了雄厚基础,也为我国在新的全球金融框架下争取主动权提供了可能。专家表示,全球碳金融新格局给中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中国必须积极争取低碳经济发展的主动权。

然而事实上,除CDM外,我国碳排放交易和市场建设正处于起步阶段,碳金融体系发展与碳市场潜力不匹配,碳排放交易价格的话语权主要掌握在发达国家手中。刘燕华指出,由于我国缺乏完善的政策和市场,国内碳排放交易中的大部分买方仍是境外企业,在国际碳交易中也没有定价权,处于碳交易产业链的最低端。

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数据,中国提供的碳减排量已占全球市场的30%以上,预计到2012年将占40%左右。但国际市场与中国国内市场碳交易价格悬殊。数据显示,目前国际市场上碳排放交易价格每吨17欧元左右,而在中国国内价格仅在8欧元至10欧元。

我国企业参与碳交易,一部分是通过经纪商从中撮合我国的项目开发者和海外的投资者,另一种主要途径则是由一些国际大投行充当中间买家,收购中国市场上的项目,然后到国际市场上寻找交易对象。这使得国内碳价格远低于国际市场价格,降低了碳资产的价值转化效率,也制约了本土碳交易市场的发展。

2008年以来,北京环境交易所、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天津排放权交易所等交易机构相继成立,但由于这些碳交易市场主要基于项目交易,不是标准化的交易合约,加之信息不透明,中国企业在谈判中常常处于弱势地位。

刘燕华表示,有关气候变化问题的争论和谈判本质上是能源问题。争论的背后是排放空间和排放权的争夺,有关资金和市场之争。

完善国内碳金融体系迫在眉睫

专家指出,全球碳金融竞争的实质就是参与各方通过发展碳金融,掌握未来碳交易的全球定价权。而在未来国际竞争中,掌握碳交易话语权至关重要。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副研究员张茉楠指出,随着碳货币化程度越来越高,碳排放权将进一步衍生为具有投资价值和流动性的金融资产。许多发达国家正围绕碳减排权,试图构建碳交易货币,以及包括直接投资融资、银行贷款、碳指标交易、碳期权期货等一系列金融工具为支撑的碳金融体系。

但我国目前碳金融体系的发展仍相对滞后。迄今为止,我国金融业的碳金融活动多限于各类“绿色信贷”业务,金融业介入碳交易不深,这也成为我国碳交易议价能力较弱的重要原因。

张茉楠表示,尽管我国有极其丰富和极具有潜力的碳减排资源和碳减排市场,但是碳资本与碳金融发展很落后,不仅缺乏成熟的碳交易制度、碳交易场所和碳交易平台,也没有碳掉期交易、碳证券、碳期货、碳基金等各种碳金融衍生品的金融创新产品以及科学合理的利益补偿机制。

专家建议,我国要抓紧建设碳金融的框架体系,争取低碳经济发展的主导权。积极推动碳交易所开展各种碳衍生品的金融创新,完善和建立多层次的碳金融市场体系。倡导专注于碳管理技术和碳技术开发领域投资的碳产业基金;支持节能减排和环保项目债券的发行。

借鉴国际上的碳交易机制,探索碳交易制度,开展项目融资、风险投资和私募资金等多元化的方式,加大碳期货、碳金融衍生产品交易市场建设,把低碳经济由现在的初步发展推动成为规模经济。与此同时,应借发展低碳经济的契机,推进碳交易人民币的计价进程,为我国在重建国际货币体系和国际金融新秩序过程中争取话语权。(《半月谈内部版》2010年第11期,记者 白洁纯 王大千)

渭南制作职业装

保山定做西装

娄底工服设计

湖州西服定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