块茎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块茎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可再生能源企业深陷三角债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7:05:19 阅读: 来源:块茎类厂家

可再生能源企业深陷“三角债”

中国页岩气网讯:从拖欠的230亿元巨额补贴不难看出,我国决策层显然没有预料到,近年来国内可再生能源发展速度竟然如此之快。业内专家认为,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不是单纯靠某一个方面的政策或单纯靠补贴,而是需要价格、金融等各方面的政策相配套。

高达230亿元的补贴未到位,无疑已成为阻碍中国可再生能源发展的最大障碍。可再生资源企业因此被迫形成的三角债务,也极大挫伤了他们对于可再生能源领域的信心与兴趣。

值得高兴的是,近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所长韩文科对《中国科学报》记者透露,预计今年年底前,国务院有关部门将解决补贴滞后发放等问题,而且财政部也将尽快建立足额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

如果消息兑现,那么结算可再生能源补贴后的企业有望轻装上阵,将有可能为中国可再生能源的发展翻开崭新的一页。

无奈的“三角债”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专职顾问王永干对《中国科学报》记者直言不讳:“可再生能源补贴不到位就是政策问题。”

2006年我国开始征收附加可再生能源电价,当时的标准为每千瓦时4厘,征收金额为每年100亿元左右。但是随着光伏发电、风能发电等行业的迅猛发展,该补贴资金早已捉襟见肘。于是,在2011年年末,国家发展改革委将可再生能源补贴电价提高至每千瓦时8厘。

尽管附加征收的电价提高一倍,可是绝大多数企业却并未拿到真金白银的可再生能源补贴。

华电福新能源公司副总经理刘雷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可再生能源补贴的不到位,的确对企业经营的影响很大。

目前,该公司的风电装机占比并不高——约为1/3,但仅这1/3便有高达9亿元的可再生能源补贴无法到账。

“这已经给我们造成了非常大的困扰,而且也形成了恶性循环——从发电企业已经蔓延到了上游企业。因为我们发电企业也不是‘生金蛋的鸡’,补贴不到位就没法支付成本。说实话,我们很大的一块利润是靠拖欠设备厂商来的,这个是不容避讳的。”刘雷无奈地说。

尽管刘雷对设备厂商深感歉意,但也坦承自己无力改变目前这种三角债与恶性循环的状态。“其实,我们也很希望能够尽快解决这个问题。”

更让他头疼的是,这笔庞大的补贴金额主要是前几年国家发展改革委所拖欠的。但随着相关职能转到财政部后,之前的欠款也陷于无人愿意出面“认领”的尴尬境地,导致此事一直悬而未决。

装备制造商国电科环集团总工程师杨东更有着切身体会:“国内的装备制造业竞争环境原本就很恶劣。如今这种三角债又在逐级放大,我们现在风电加上光伏制造领域中,就有将近100亿元的应收帐款无法收回。”

年底或将发放

不过,韩文科透露的消息显然能让装备制造与发电企业的精神为之一振。

“可再生能源补贴欠款的问题正在解决,现在已经成为关注的焦点,解决前景是看好的。”韩文科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

他指出,要确保每年的可再生能源补贴足额到位,目前有两个途径。“一是不用加电价,调整财政的支出结构,由政府出钱。因为《可再生能源法》中有明确要求,政府要为此拿出足额的钱。”

但目前由于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处于下行区,全国财政的收入也随之下降,同时又开建了许多民生的项目,这种依靠财政调整结构很难一步到位。

“政府今后会逐步的增加这方面的支出。二是还会有一部分摊在民众电费中的附加费用,因为眼下很多电力来源仍然依靠消耗化石能源,适当交一点钱发展可再生能源,从道理上也说得通。”韩文科说。

显然,韩文科的意见代表了决策层的主导思想。

当前,其他领域国企的利润增长正在降低,可再生能源已经成为新的增长点,继续拖欠可再生能源补贴对国企的发展也是不利的,将形成新的三角债并且破坏市场经济的环境。

“从这个角度来看也应该解决这些问题。我认为政府拖欠是不对的,所以我们也在提建议,当然解决起来是有难度的。”韩文科说。

他透露,目前国务院多部门均在紧锣密鼓地研究商量对策,预计今年年底前将解决补贴滞后发放等问题。

不过,石定寰对此提出质疑:“补贴的这笔钱要向谁要?如果企业向财政部要,从国库出去任何一笔钱都有一定的审批程序,这个程序要走下来太困难。”

对此,韩文科解释道,国务院近期的常务会议已经明确要求,财政部要尽快建立足额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对利用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发电的企业要足额补贴到位。

多方面需配套

从拖欠的230亿元巨额补贴不难看出,我国决策层显然没有预料到,近年来国内可再生能源发展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欧阳昌裕认为,这其中牵涉到科学制定中长期发展目标、总量目标以及科学规划的问题。

“比如规划总量应当如何与财政补贴总额相平衡,而不是光制定一个发展目标却不考虑国家的财政补贴能力,这是个巨大的问题。我们这些年注意不够,这是需要从机制上解决的。”欧阳昌裕表示。

韩文科进一步指出,中国的风电和太阳能如果要繁荣发展,而且能够与中国的能源转型需求相衔接,其间影响最大的政策就是固定电价政策。

“我认为,太阳能固定电价明年就会出台。这是一个已经由国际证明而且行之有效的办法,此外就是建设可再生能源基金以足额补贴。这个事情国务院按照《可再生能源法》已经做出了明确要求。”韩文科说。

石定寰则认为,“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不是单纯靠某一个方面的政策或单纯靠补贴,而是需要价格、金融等各方面的政策相配套。”

责编:王亭亭

海南真皮腰包

陕西巧媳妇酱油

黑龙江报废车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