块茎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块茎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毛求道之魙鬼篇-【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43:28 阅读: 来源:块茎类厂家

上一篇:《毛求道之黄大仙》

柔和的月光披撒在十里坡上,层层叠叠的坟堆和土坟上面摇曳的野草,在这月光下缓缓的释放着宜人的味道,仿佛因为这躺在地上的巨大黄鼠狼的死,而得到了解放,这传说中的丢魂坡此刻异样的祥和。

毛求道在十里坡的小路上缓缓走着,他要回王家村去。此刻,毛求道看起来很累,刚才盛怒之下,以身犯险同时施展两个道术,虽然侥幸成功了,但是这对他身体的负荷很大。

要知道,这道术的本质就是——借,借的是阴阳五行之气。

天地之始,阴阳化五行,五行之气相生相克,从而衍生出风火雷电以及天下万物,平日里说的,阳气和阴气也是在这个基础上衍生而来的。

道术便是通过媒介借用这天地间的各种气来克敌制胜,这媒介往往就是道士的身体,道士通过特定的口诀、手印或符咒引来自然界中的气(常见的是阳气),然后以自身为媒介施展出各种各样的道术。

道术的强大与否取决于道士能够借到的气,口诀,手印和符咒是关键,但这一切都离不开好的体魄作为支撑。所以,一般道士们的身体都很好,因为他们为了施展道术不得不需要一个好的体魄。

老天爷是公平的,越是强大的道术,对身体的负荷也就越大,超过人体的极限的话,人就会受到伤害,甚至付出自己的生命,就比如,当年封印黑罗刹的高人,就是以生命为代价才施展出足以封印黑罗刹的道术。

自己降服了这十里坡上的所谓仙人,那些无主之魂想必也应该回去了吧,一想到阿德娘那苦苦哀求自己的情形,毛求道的心里就隐隐作痛,虽说大道无情,可是自己却是做不到。

(一)附身

待到毛求道回到王家村,本来漆黑的天空已露出鱼肚白。

从村口,毛求道就可以感受到了一股喜悦的气氛,大清早的,本来该安静的村子却充满喧嚣,哭声和笑声混杂成一片,应该是那些被黄大仙抽了魂的小伙子们醒了,毛求道那严肃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微笑。

不过最让毛求道担心的还是阿德的娘亲,那个五十多少便尽显老态的妇人,毛求道快步前行,很快便到了阿德家屋前,阿德家门的大开着,一幕温馨的情景映入眼帘——

阿德的娘亲看见昏迷的阿德醒来很是激动:“我的儿啊,你终于醒了,担心死娘了……”“娘~”那迷迷糊糊的阿德低沉的应道,屋里的哭声很快就变成了幸福的二重奏。

忽的,阿德那尽显老态的娘亲看到了伫立于自己门外,一脸微笑的毛求道。

“儿啊,就是这位道长救了你”阿德的娘对阿德说道,她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让自己的救命恩人就这样伫立在门外。

此时,毛求道的脸上微微发烫,看来自己打扰到他们母子了。

母子二人热情的将毛求道迎进屋子千恩万谢,阿德的娘说什么都要留毛求道在家吃一顿饭,整得毛求道怪不好意思的,可是拗不过,只得答应了。

于是,阿德的娘便叫阿德帮忙,母子二人在屋外忙得不亦乐乎,只剩下毛求道一个人不好意思的留在屋里。也罢,正好有时间来琢磨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不寻常的东西,毛求道脸上难得的微笑稍纵即逝,取而代之的又是一脸严肃的表情。

“哐~”屋外突然传来铁器掉地的声音,打断了毛求道的思绪,毛求道起身走出屋子,却看到了阿德的娘晕倒了在地上。

“娘~”正在忙碌的阿德看见自己的娘亲忽然倒地,顿时慌了神,脸色变得铁青,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毛求道急忙上前,和阿德一起小小翼翼的将阿德的娘抬进屋里,心急的二人却没有发现,一屡黑气顺着阿德娘亲的鼻子溜进了她的身体里,阿德娘亲那黝黑而满是皱纹的脸抽搐了一下便没有了动静。

(二)突变

阿德急忙请来了村的大夫,毕竟毛求道除了“治”鬼怪外,并不懂得治人。

“大夫,我娘她咋样了”阿德见大夫把完脉心急如焚的说道。

“你娘并无大碍,只是因为大喜大悲伤了神,再加上本来身体就薄弱,所以就晕厥了”那大夫胸有成竹的说道,并给阿德开了方子。

正当那大夫想起身离开的时候,阿德的娘亲猛的睁开眼睛,本来浑浊的双眼泛着异样的光。大夫感到很奇怪,低头观察,怎料阿德的娘亲突的伸出粗糙而枯槁的手,牢牢的掐住了那大夫的脖子。

“咯,咯,咯”阿德娘亲的手此时力气奇大,勒得那大夫只有出气的声音,那大夫拼命的挣扎,但阿德娘亲的手宛如铁铸的一般纹丝不动!

这眼前的景象,发生得太快太突然,以至于连平时反应快人一步的毛求道都满了半拍,毛求道和阿德被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惊呆了!

阿德娘亲张开她那满嘴的黄牙,咬向了那大夫的脖子!一时之间,大夫的脖子血流如注,阿德的娘亲贪婪的吮吸这喷涌而出的滚烫鲜血,脸上露出满足的神情!这景象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阿德被自己的娘亲吓得满脸苍白,娘亲突如起来的变化,让他难以接受。

“孽畜,尔敢!”毛求道大喝,眼前这闪电般发生的一切,是那么的诡异,一个善良的而柔弱的妇人怎会干出这种事情?原因只有一个——阿德的娘亲被附身了!

阿德的娘亲听罢,停止了贪婪的吮吸,直勾勾的盯住站在她眼前的两个人。

“咔,咔……”当毛求道的目光与阿德娘亲的目光相触的时候,一声声奇怪的低吼从阿德娘亲的喉咙中传出,阿德的娘亲似乎变得异常的愤怒,阿德的娘亲屈身弓着腰,屁股后翘,双手搭在床板,如受惊的野兽,随时都可能朝眼前的二人发起进攻!

“阿德,你娘怕是被脏东西附了身”毛求道冲着被吓得一脸苍白的阿德说道:“得趁它附身未久,将它赶出来,不然时间越久,会变得越麻烦,以你母亲的身体可支持不住”。

鬼附身,俗称中邪,中邪的人必须赶快处理(最常见的就是锁魂指,就是用筷子用力夹中指),时间拖得越久,鬼怪便会消磨被附身人的阳气,阳消阴长,鬼怪和被附身人的结合就会越紧密,越难驱除,更有甚者,三魂若是被消磨殆尽,就变成了夺舍而不是附身了!

(三)阿德娘亲之死

毛求道的话如一记棒槌敲醒了被吓傻的阿德,毛求道向阿德使了一个眼神,阿德会心的点了点头。

毛求道慢步向前,双手缓缓的举起,手心朝着阿德的娘亲,跟阿德的娘亲对峙起来,说来也奇怪,随着毛求道移动,如野兽般的阿德娘亲也跟着移动,仿佛对毛求道有些忌惮,又或者说是怨恨?毛求道在这狭窄的空间里绕了个弯,而阿德则是悄悄的绕道了自家娘亲的背后。

阿德见自家娘亲没发现自己,便不等毛求道使眼色,从娘亲的背后扑了上去,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娘亲,阿德的娘亲被抱住之后,暴跳如雷,发了疯似的挣扎,扯着阿德就往墙壁撞去,顿时阿德被撞了个五荤八素,从墙壁传来的巨大冲击力,让阿德几乎呕血。

毛求道暗道不好,赶忙上前搭救,这样两个大男人和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便怪异扭成了一团。阿德的娘亲异常的凶猛,两个大男人的力量竟不如她。三个人如三条紧紧缠绕在一起的巨蟒,谁也不让着谁,在这狭窄的空间里看似平静实则剧烈的缠斗起来。

一个不小心,缠斗的三人扑倒了在地上,毛求道被压在了最下面,阿德的娘亲露出狞笑,口水从她的嘴角不断的溢出,挂在了嘴边拉得长长的,差点就掉进毛求道口中,毛求道异常的郁闷,自己自出道以来从未如此的窝囊,有力而使不出的感觉多么无奈!

阿德娘亲借着位置的优势,张开大嘴便要咬向毛求道脖子,毛求道大惊,以肘为架死死的卡在了她的锁骨位置,情况十分严峻,被咬上一口可不得了!毛求道瞥见了旁边那脖子被生硬咬掉一块肉,露出喉咙软骨,仍然在不断渗出鲜血的大夫,惊出了一身冷汗!

毛求道顾不得那么多了,死就死吧,他狠狠一咬,将舌尖咬烂,但是由于咬得太狠,鲜血霎时间充满了自己的口腔,毛求道差点就把这一口鲜血咽了下去,毛求道此时的脸都变成了猪肝色。

只听噗的一声毛求道用吃奶的气将满口的舌尖之血喷出,正好喷进阿德娘亲那张的大大嘴里。人是万物之灵,人血里蕴藏的阳气最旺,尤其是当值壮年的处男(破身的男子可没有这个效果),而又以舌尖之血为之最。

这一口蕴含巨大阳气的鲜血喷进阿德娘亲的嘴后,阿德的娘亲发出声声凄厉的哀嚎“嗷,嗷~”,黑烟从阿德娘亲头上的百会穴不断的冒出,伴随着阵阵恶臭,熏得在上方的阿德几近呕吐。

而阿德娘亲作用在毛求道和阿德身上的力气也越变越小,直至瘫在了毛求道身上!毛求道没想到,自己的第一个拥抱的女人却是阿德那五十多岁,尽显老态的娘亲!接着更让毛求道困窘的事发生了——阿德娘亲的嘴正好落在了毛求道那满是鲜血的嘴上,完了初吻也没了!

但是现在不是想这些东西的时候,毛求道完全感觉不到趴在自己胸膛上阿德母亲的心跳,阿德的娘亲死了,也是本来就柔弱的阿德娘亲怎经得起这般折腾……

(四)可怕的魙鬼

夜深,昏暗的烛光在不断的跳跃,阿德跪在自己娘亲的灵前,手里拿着三柱点燃的贡香,忍不住的哭泣,贡香那本该渗人心脾的香味,此刻竟有些呛鼻,旁边的毛求道心里很难受,虽然自己救了阿德却也间接的害了阿德的娘亲,望着伤心欲绝的阿德,毛求道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安慰,所以只能待在一旁守着阿德,防止阿德因为伤心过度,而做出一些可怕的事情。

毛求道一直在想今天早上发生在阿德娘亲身上的事,阿德娘亲的举动很像是某种野兽,难不成又是修仙畜生干的?毛求道不禁摇了摇头,那里有那么多修仙的畜生,畜生要修得道行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或许是巧合罢了,毛求道宁愿相信是恶鬼附身,也不愿相信是修仙畜生干的,若果是修仙畜生干的那还得了,只怕……毛求道不敢在想下去,手心早已湿透。

新神曲九游版

修罗道online下载

英魂之刃手游腾讯版

凡人修真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