块茎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块茎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41泸州太伏中学学生死亡事件调查泸县事件现场还原《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7 02:03:18 阅读: 来源:块茎类厂家

新华社北京4月7日电 题:“泸县太伏中学学生死亡事件”调查

人民日报记者张洋 新华社记者刘奕湛

2017年4月1日6时20分,泸州市泸县公安局太伏镇派出所接群众报案称:太伏镇太平街太伏中学男生宿舍楼外发现一男子俯卧在水泥地上没有动静。经查证,死者赵某,是四川省泸县太伏中学八年级(初二)4班学生。

事件发生后,当地警方立即开展调查工作,但互联网上也出现一些关于赵某死因的传言谣言。4月7日,泸州市委市政府召开媒体见面会,对这一事件的相关情况进行了通报。此前记者也奔赴泸县实地采访,深入了解事件的前后。

事发前三天:

通过走访学校,记者了解到,赵某在3月27日晚自习后,与另外两名同学正准备翻墙出去买东西(零食)时被学校管理人员发现,次日通知了三名学生家长到校交换情况,要求三名学生写了保证书。

“他虽然有些‘小调皮’,但是在校期间,与同学的关系还是很好。”班主任张老师说,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家都很震惊,但根据我们了解的情况,初步判断不会是像网上传的那样,遭受欺负或遭保护费,至于为何走此路,我们也不清楚,从当老师这两年情况看,没发现这种情况,从同学那边也没了解到这种情况。

赵某父母于2001年结婚,婚后于第二年生下赵某。2012年,夫妻离婚,二人离婚后不久又复婚。2014年,二人再次离婚,孩子由父亲抚养。离婚后,赵某父亲一直在外务工,孩子由爷爷奶奶在家照料。

通过走访,记者还了解到,赵某学习成绩在初一时排名班上20至30名之间,初二以后名次突然下降到40名以后。

“我曾问过他成绩下降的原因,他并没说什么,但我问是不是家庭原因时,他眼睛就红了,要哭的样子。”班主任张老师说,我感觉离异对孩子影响挺大,青春期叛逆心理比较严重,影响挺大的。他曾经还流露出自己读不进去,不想读书了。

赵某从初一开始读住校,在校住校读书期间,每周五下午回家,周一早上返回学校,其爷爷每周给其100元左右的生活费。

“他告诉我,翻墙出校的事情被他父亲知道后,他父亲很冒火,表示每周生活费减少10元。同时,原来准备同意到学校外面住的事情,其父亲也明确表示初中期间不可能了。”同学小王说,3月27日晚发生翻墙问题后,28日上午他的爷爷奶奶被通知到校,从那时起,我明显感觉到他的情绪低落。

“但他平时是挺开朗的一个人,和同学说说笑笑,也很乐于助人。”小王在谈起赵某时说,那几天,他的身体也不是很好,感冒发烧。

对生活老师、寝室楼5楼楼长等人的采访中也证实了这点。2017年3月28日,死者赵某身患感冒,之后几天一直没有吃药,病情逐渐加重。

事发当晚:

“你不要打我……”3月31日晚11时左右,赵某突然从床上坐起来惊喊。

被惊醒的同学问他,怎么了?赵某说,我做梦梦到我踢了小林两脚,他要找一两百个人打我。

“因学生宿舍在晚上休息时,无论冬夏门都是敞着,以防发生打架事件,透过走廊上灯光,我看到赵某的神情非常恐惧,是做噩梦了,以前他从来没有这样过。”同寝室同学小王说。看到赵某的表情是恐惧的,他摸了一下赵某的胳膊感觉很烫。

3月31日当天,赵某曾对同学小王说,我头晕、耳鸣、身体不舒服。当晚赵某和几个同学也没有去食堂吃饭,只是回到寝室吃了一些零食,再返回教室上晚自习。

在晚自习期间,据赵某的同班同学小李反映,3月31日晚自习前李某帮赵某拿网购包裹后,把包裹带到教室的时候,见他一个人趴在自己的位置上,在递包裹给他时,感觉他精神不好。

“我当时还说今天他蔫了,嗨不起来了。”小李说,他当时一直趴在自己的位置上没反应。

晚上9点10分下晚自习后,赵某与同学一起回到寝室,在与同寝室同学小尧聊天时说:自己的父亲有点凶,很暴力,晓得他这次翻墙出校园的事要挨打,心里很害怕。

宿舍熄灯前,生活老师贾某某开始逐个宿舍点人数,没有发现缺少或者多人的情况后,关闭宿舍楼的大门。

贾某某告诉记者,在查到505宿舍的时候,有学生反映赵某有些不舒服,我就摸了摸他的头,看有没有发烧。

“我给你找老师过来吧,去医院看看,并且反复问了他几次。”贾某某说,他当时对我说,不用了,老师我没事,您快去休息吧。

“等一下要是有事情,一定要给我讲。”贾某某说,“我就继续查下一个房间。”

据同寝室的同学介绍,在睡到凌晨一两点钟时,赵某走到小林床前,用手将小林摇醒,双手摇小林时,嘴里叫的却是小王的名字,并拉小林的手去摸他自己的胸口,说心头紧得很。

小林说,后来他又说叫我陪他上厕所,在小林准备起床陪他时,他自己已经走进了厕所,进去后直接将厕所门关好。我听见拉厕所里的水桶来挡住门的声音,听声音他是小便,听他解完手后,听到有移桶开门出来的声音,之后我就睡着了。

夜里2点多的时候生活老师贾某某再一次巡视宿舍的时候,又去看了看赵某,询问病情。

“老师,这么晚了你都那么辛苦,你去睡吧,我没得事。”赵某说。

上一页12下一页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