块茎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块茎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与僵尸有个约会[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13:50 阅读: 来源:块茎类厂家

“我相信很多人没有见过真实的鬼,包括很多作者大人。他们都是凭空想象,或者故事自在他人之口得知”

我叫“刘丁,今年19岁,曾经是鬼姐姐网站的恐怖小说作者,和所有人一样,我也没有见过鬼,或者遭遇过灵异事件。

去年冬天老家铁岭传出一件闹鬼事件,得知消息的我快马加鞭,从北京赶了回去。事发地点在靠近坟地的一片居民区,那里早已经没人居住。房屋还算结实,屋顶基本都还在。

屯子里有一些诡异故事,基本都是一些“狐仙,黄大仙的故事”回到屯子第一件事就是了解情况,找到当事人。

听到口风是这样的情况“老房子周围出现红衣女鬼?一位路过的老人受伤,导致眼睛瞎了,左手小拇指断了一截”

撞鬼这人我还认识,虽然离家多年。可是这位老人我对的他印象特别深刻,老人今年已过75岁,身体还算硬朗,头上有一道伤疤。那是年轻时偷地主家粮食,被地主打的。

老人姓王,全名我也不清楚,平时大家都喊他“王老头,平时喜欢戴一顶帽子”王老头可以算是天灾人祸不断了,他60出头那年,儿子上山砍树时,被雷电击中,当场毙命。老婆在三年前离他而去。

老人家住还是当年的租屋,我来到屯子里发现。现在已经不同往日了,曾经屯子里居住着百十几户人家,现在只还剩下熙熙攘攘几户人家。

顺着熟悉的小路,我找到了王爷爷家。老人家院子很久没人打理,杂草,烂木头棍子,啤酒瓶,随处可见。

我抬手在那铁皮包裹的木头门上,轻轻拍了几下。那门顺着惯力,自己竟然开了。屋里发出一个苍老的声音“谁啊,门别关了透透气,屋里有点臭”

我不知道是在来的路上感冒了,还是鼻子堵着了。我倒是没有闻到老人的家中有什么怪味,或者是臭味。

“哦!王爷爷是我啊,老刘家的孙子!”我没等王爷爷同不同意进来,朝着发出声音那屋走去。

进入里屋,王爷爷躺在床上,房间内乱糟糟的,衣服散落在地上,床头柜上,放满了杂物,有一些药物,棉签,纱布。还有一些放了很久的饭菜,看样子已经吃不成了。

“啊丁?从北京回来了,还想起来看看你王爷爷啊”

“嗯,王爷爷您眼睛怎么了?” 其实一进门时,我就已经开始注意到王爷爷的眼睛,从伤口判断,像是被什么东西扣下来”眼圈发黑,并且凹进了眼窝。

“哎~~~ 爷爷眼睛被狗熊抓了一下,已经瞎了!”说完这话王爷爷的头,朝着窗外看去。看样子他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愿意将碰鬼的事情告诉我。

“王爷爷,我在来的路上已经问过村里人了,他们说你的眼睛是被鬼扣了去?还说您,看见了一位红衣女鬼?那鬼长什么样子?你是在老房子,哪一间碰见的?”

我还想在问点什么,王爷爷拿起床头柜的一只水杯子,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你别去那破屋!那里有狗熊!我能活着回来,那就是命大!那没有什么….女鬼!”

王爷爷说女鬼时,语气都变了,狗熊是假,女鬼才是真的。“哦,狗熊?听说狗熊不会爬树,我晚上去老房子看看狗熊,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狗熊呢”

说完这句话,我转身就准备离去。王爷爷听完我这句话,反应十分强烈。整个人都从床上坐了起来。向内连忙招呼道:“回来!啊丁!回来听完把话说完你在去!到时候你就在也不想去了!”

我站在门口舒了口气,迅速从包里拿出纸和笔,随手提了一个板凳,做到了床边。开始记录“王爷爷遇鬼事件”

“我应该从两个月前说起,那天是下午快黄昏时分。村里人经常提起,有人在老房子周围下铁丝套,抓兔子。我一时起了贪念就想过去看看”

那些房子空着很久,周围杂草长的比人都高,我顺着房屋顺序一个一个查找,结果那草中什么都没有。

我想是不是猎人将套子下在了屋里,走到离着坟场最近那间破屋时,就是以前老李家那间租屋。在那破屋大厅中间放着一口大缸,就是咱屯子里装水那种大缸。口朝下,底朝上。就这么倒扣在哪里。

我当时还以为是屯子里小孩,闲得无聊从家里般过来放这的。我在一细想,不对!大缸重50-60公斤,别说小孩能不能搬动,就是成年人抱起来走几步,那都很吃力。在说从屯子里,到老房子有好几百米的路程。

>>

我站在那大缸附近琢磨一阵,估摸着大缸地下应该放着什么东西。一口气将那大缸掀翻了过去,果然那缸底下放着一个木盒,做到还很精致。

我拿起木盒掂量了一下分量很轻。里面像是什么都没有,我小心翼翼将木盒打开。里面装着一把“木梳,一件红色纸衣”那纸衣大小跟正常衣服一样,颜色鲜艳,红的像是鲜血。

王爷爷说到这里突然冷哼一声“我拿起那件衣服,左看右看觉得不对劲,像是在哪里见过,这件衣服非常眼熟!像是谁的葬礼上出现的那件葬礼服,但那件衣服是丝绸做到。我手中这件是纸衣。

我第一次看见这件红衣服是在六年前,那是老李老婆离世的时候。老李从裁缝那里接过这件衣服时,我们出殡的老伙计吓的脸都绿了。人家葬礼服穿的是黑或者白色,怎么能穿红色呢?

历来红色寿衣就不吉利,那是代表厉鬼啊。俗话说的好“家中无后人,才穿此寿衣”我想到这里时,外边天色已经不早了,我将这红纸衣,还有那木梳仍在了地上。人家都说碰见那些东西一定要烧掉,以免邪气。

我当时一看天都黑了,也就没想太多。回到家中,随便整了点吃的。然后就早早睡觉了,睡到半夜我突然觉得口渴,想起身倒一杯水喝。

确突然听见我这屋里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吃东西,又像是有人在说话,那声音模模糊糊传人我耳朵。我摸着床边灯绳,将屋里灯泡拉亮。

屋里被50瓦灯泡照的亮堂堂的,可这声音还在不断发出。如果是老鼠,应该早被吓跑了。我仔细找寻声音到底从哪里发出的?

仔细一听这声音是从床下传出来的,我小心翼翼将被单撩开,那让我吓破胆的一幕出现在我眼前了,一张白纸一样皱巴巴的人脸出现在我面前,头发乱糟糟的,身旁还放着一些贡品。

我还以为是做噩梦了,刚起掐自己脸,突然看见这“鬼"拿起贡品旁的一把木梳,背对着我开始梳头,我吓的一屁股做到了地上,这就是我傍晚时,扔掉的木梳和红纸服。

“我害怕看见那张脸,在精神压力下,我将自己的双眼给挖掉了!”

“因为我害怕在看见那恐怖的那张脸,那张鬼脸”

第二天,天亮以后,我摸着墙壁出门,碰见屯子里的人,他们将我送到医院,等我出院以后就在没有听见那种声音。

“啊丁,事情经过就这是这样的,你能帮我拿一下眼药,和止疼片吗?”说着王爷爷指了指那床头柜上的药片。

“王爷爷,我帮你擦药,您别动了” 我拿起棉签给那已经凹进去的眼圈擦药,两个眼圈伤势不同,一只眼睛是被挖掉的,另一只眼睛则是被点进了眼窝。眼球应该还在,眉骨上有一道深深的指甲印!!!

左眼与右眼伤势完全不同,看样子王爷爷说谎了,这个故事是他提前就编好的!

给王爷爷擦好眼药,我将房间随便打扫一下。便告诉王爷爷,今天来太急了没带什么东西,明天我还来看您。

“我走到院子外时,回头看了一眼王爷爷的房间,突然感觉到一股诡异,还有那窗户后面隐隐约约像是有个人也在注视着我!”

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联系着一位道士“赵跳跳,李胖子”

“喂!铁岭—二毛屯子!好像出现“僵尸”

电话另一边:“收到!我和胖子预计明天中午就到铁岭,你一个人不要轻举妄动!”

(希望各位喜欢—落水.纸鸢 )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